八一中文网 > 俗人回档 > 第003章独家记录密码
    晚上10点40回到家,边学道什么书都不想看,什么题都不想做,开着灯,躺着躺着就睡着了。

    妈妈进来送牛奶的时候看见边学道已经睡着了,就轻轻帮他关了灯。

    凌晨3点,月光透过玻璃,斜斜地照进屋里,带着一种神秘的清冷。

    边学道醒了。

    他其实非常希望自己醒来看见的是2014年的家,但入眼的是墙上留着长发的杨采妮海报,白色的月光下,边学道着实吓了一跳。

    边学道想着想着,发现自己落下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比如2014年8月12日的双色球开奖号码是1、7、8、11、21、31、1。要是平时的号,边学道未必记得住,但这组号实在太有特点和规律了。

    比如自己知道松江市地铁1、2号线的完整站点路线图,知道3、4、5号线的规划图。

    比如自己在审稿时看过详细的2003到2013年的黄金价格走势图。

    比如自己知道2003年左右中国房价开始上涨,自己家春山市160公里外的省会松江市的房价,2006年是第一个涨价波峰,2009年是第二个波峰。

    比如自己知道05年到07年是股市大牛市。

    比如自己知道刘翔会拿金牌,郭德纲会火,李娜会扬名,莫言会得诺贝尔文学奖,北京奥运会火炬什么样子,上海世博会中国馆的简易设计图,几届世界杯、欧洲杯的冠军得主,恒大买了几个外援称霸中超……

    比如自己知道松江市几届市委班子的人员构成,治市思路;知道松江市所在的北江省未来10几年的官员升贬和空降;知道国家层面的执政主张和大势。

    这时候,边学道发现自己9年的媒体生涯,7年的报纸审读员生涯,尤其是审读时期这种强制性读报的工作性质,从掌握信息量上来说,对重生的自己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握着一组双色球头奖号码,边学道信心满满,开始好奇自己未来的人生轨迹会变成什么样子。

    把一些关键信息在笔记本上记录下来后,天已经蒙蒙亮了。

    2001年的春山市没有一点雾霾的影子,窗外天空净蓝,早起的鸟儿吱吱喳喳地飞来飞去,寻找食物。

    边学道感觉到现在自己身体里的茁壮生机和不断涌动的力量感,这是10多年后,长年上夜班,极度缺乏运动,亚健康的身体不具备的感觉。

    爸爸刚去早市给他买了新鲜水果回来,妈妈在厨房里给他做早饭,看着忙碌的父母,想到十几年后父母壮年不再、诸病缠身,母亲的退休金和仅有的存款都交给了医院、药店和诊所,父亲则整日为会不会赶上延退而担心上火,边学道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

    他清醒地知道,在这个社会里,文凭虽说一天比一天贬值,但还是不可缺少的。自己想扭转命运,让父母过上舒心无忧的晚年生活,眼下第一步就是顺利通过高考,榜上有名。

    随便吃了几口,边学道发现自己不知道早自习的上课时间,他早早的就出了门。到学校的时候,操场上没什么人,有几个爱运动的在慢跑、拉伸,几个男生在球门附近练射门。看到有人踢球边学道有点心痒痒,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找到自己的班级,教室里已经坐着3个学生在埋头看书,两女一男,男的正是周航。墙上贴着的课表显示,边学道早来了1个多小时。

    边学道回忆起,这个周航家是周边镇子上的,高中一直在学校住校。高中三年重组了3次班,边学道跟他关系一般。

    还剩一个多月高考,家里不想边学道因为用钱受憋,难得的在边学道身上放了50块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一会,边学道翻出了几道英语选择题,向周航走去。

    “喂,周航,能不能帮我看看这几道英语选择题?”

    边学道的目的是为了接触周航,在高考考场座位号发下来之前,跟周航建立友谊。虽然时间有点紧,但并非不可能。毕竟周航不知道40多天后边学道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他商量,现在他俩没有一点利益关系。

    重生后的第一次接触,又是宝贵的早晨,找几个简单的英语单选是最理想的,他不想拿着几道数学大题走过去,周航拿出十几分钟讲解,他不确定周航是不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万一不是,因为几道大题烦了他,以后还怎么接触?

    第一次请教问题很顺利,周航是一个挺好接触的人。早自习开始前,边学道又去周航那请教了两道地理选择题。

    边学道的审读工作性质,让他有一种非凡的精神集中调动能力。加上他在日报工作多年的政治视野,以及成年人的理解能力,此时的边学道再学习政治和历史课本时,有种事半功倍的感觉。

    一整天,边学道就这样看书、理解、记忆。

    累了,就悄悄地观察一会周航,揣测周航的性格和喜好,观察他的交际圈。除了早自习前去请教两遍问题,这一天边学道没再去找周航。他不想让自己的表现过于突兀,直觉告诉他周航是一个比较敏感的男生。

    晚自习的时候,放松大脑四处神游的边学道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笔记本里记载的东西都是一些石破天惊的信息,被外人看到怎么办?带来未知的麻烦怎么办?

    不行,不能就这么明晃晃地记,要隐蔽,要想办法让别人看不懂。

    整个晚上边学道都在设计一种只有自己能理解的记录方式,一种糅合了阿拉伯数字、英文、拼音、天干地支、递增递减、正反颠倒、颜色的记录方式。

    凌晨的时候,当他成功地将一组13年后的彩票头奖号码融进一串怪异的符号组合中后,边学道把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埋在了自己书柜最底层。

    第二天早上,边学道依然去的很早,他在教室坐了10分钟后,周航进了教室。边学道礼貌地跟周航打了个招呼。半个多小时后,拿着几个自己确实有点蒙的英语题到周航那里请教,边学道明显感觉到,周航今天讲解时态度自然了许多。

    下午课间休息时,边学道又去周航那儿问了几道题。边问边琢磨周航的态度和性格。没办法,前次高中时,边学道和周航没有多少接触,对这个人基本不了解。何况中间还隔着10多年时间。

    春山市第一高级中学没有食堂,学生吃饭,要么回家,要么带饭,要么在学校附近的小吃一条街解决。高三学生的午休时间还算够用,晚饭时间就明显很紧,吃饭绰绰有余,回家却基本不够。

    像周航这样的住校生,肯定跟校外某个小饭馆有长期的吃饭合同。下课后,瞄着周航走出教室,边学道跟着就出了门。

    在学生流里边看边走,既要保持距离,又生怕跟丢,边学道觉得自己追女人都没这么累过。

    周航吃饭的地方环境一般,一台吊起来的电视正用vcd播着《灌篮高手》。学生几个人一桌,边吃边看,偶尔还评价几声。

    边学道随便盛了几样菜,左挤右挤坐到了周航旁边的一桌。他现在的想法就是增加自己在周航面前的出镜率,混个脸熟先。

    不一会又进来了几个同班男生,招呼着边学道和周航,几个人坐到一桌。

    这一桌的主角是彭洪,成绩在班里后面数,但家里很有钱。妈妈是医生,爸爸是土地局一个实权股长。边学道工作后,见过彭洪2次,一次开的是奥迪,一次开的是路虎,听说是高考落榜后当了几年兵,退伍后花钱在松江国土局买了个编。

    离高考还有40多天了,别的学生要么玩命抱佛脚,要么心慌慌什么都看不进去,但对彭洪来说,现在是一段“美好”的时光。

    高考临近,学生身上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放纵心理,从前规规矩矩的女孩子,有一些因为压力大,开始进出网吧、歌厅、迪厅给自己减压。

    下午课间在学校厕所,边学道听男生私下议论,年级里一个学习不错长得也不错的女生,最近刚在迪厅附近的小旅馆被彭洪给“拆封”了。

    彭洪边吃饭边看着电视,中间还扯着嗓子喊了一次“老板,换碟。”

    周航去添饭的时候,彭洪凑到边学道这边,笑嘻嘻地问道:“边学道,着急上大学了?听说你最近总去周航那儿问题?你成绩可以的,最起码上个本科。我算完了,再乐呵1个月,我家老头儿不定怎么修理我呢。”

    边学道心里奇怪,这才两天,怎么彭洪注意到自己了?

    周航回来后,彭洪跟身边两个关系较好的同学念叨:“高考不能自己选座儿,还不提前告诉考场安排,高考时我要是能跟周航,或者咱校其他学习好的挨着,那该多好。也省得我现在回家就挨训。”

    旁边一个叫杜高的黑胖子扒拉完碗里最后一口饭,说道:“想啥呢?挨着坐?还挨着学习好的?我姐前年高考,说一个考场里一个学校的都没几个。”

    边学道明白了。虽然这彭洪一天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好像满不在乎,但心底里还是想上大学的,别的不说,毕竟大学里有更多优质姑娘。他应该幻想过,考试时能挨着周航这样的尖子生,借一船东风。

    打的是跟自己一样的主意,难怪注意到自己往周航身边凑。

    可能学习好的学生都有点早熟,周航平静地听着彭洪他们的对话,好像说的事儿跟自己没一点关系。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大家都知道一个班的同学考试能挨着的几率实在太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吃完饭,彭洪跟老板要了5听可乐。几个人1人1听往学校走去。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