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一章 水国入口 凕沧使者
    砀域水国在靠近浩荡东海,这里礁石密布,终年雾气弥漫,鱼兽虫鸟都是体躯庞大,形貌怪异,透着一股远古蛮荒的气息,在此处地底有地脉元磁化力,能搅乱灵机,致使修士无法飞遁。

    水国四面环山,有八个入口,这些入口各不相同,有些飞鸟难渡,需攀索而上,有些深入溪流,需泅渡而行,有些终日狂风呼啸,需缓行慢移。

    而张衍所要进入的这个入口,则位于半山壁上,乃是一处阔达二十余丈的岩洞,内中有暗河甬道,曲折弯绕,不是识途老马,根本别想从里面找到真正进入水国的位置。

    每当涨潮时分,停泊在浅水滩中的船只便会被抬起,在水面与高过洞壁时,方可顺势而入。

    他所乘坐的船只船主唤作黄趵,乃是一名明气三重修为的人修,是一个小世家出身,平时在入口往来只贩运一些稀罕货物,并不渡人,因见张衍出手毫不吝啬,好像很是阔绰的样子,而且又同是人修,这才愿意带他们上得船来。

    此时他看着前方,叹道:“今日潮汐已过,只能出点血了。”

    此处入口相对其他七处最为安全,只是有一桩不好,这里地脉元磁化力紊乱,潮汐的时辰并不固定,极有可能错过,因此便有水国中的妖修想出了一个主意,在上方拉拽船只,收取一点“路费”。

    张衍随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两名十几丈高的鲸妖站在高处洞壁上,正将一艘大舟一点点慢慢拉上去,照眼下这个速度,起码要小半个时辰才能轮到他们。

    这时,他见临近船只的甲板上一些妖修在兴致勃勃谈论着什么,侧耳一听,却是微微一笑。

    “听闻一月前,凕沧派的苏奕昂为自己胞弟复仇,斩杀了深津涧的渠伯。”

    “这渠伯也是化丹修为,这苏奕鸿是什么来历?竟然能斩杀此人?”

    “这却是你孤弱寡闻,此人天资出众,修道四十载未满便是化丹修为,况且听说他是人修中难得练‘力道’的人物,已到了内外合一的境界,浑身上下法宝飞剑难伤,渠伯自然不敌。”

    “嘿,凕沧派骤然向渠岳部下发难,不知两派是否会再起战端?”

    “非也,苏奕昂此是私仇,再说姬国主大寿,岂会在这个时候妄动刀兵?不可能,不可能。”

    张衍听到这里,向罗萧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两人走到了一个他人注意不到的角落中。

    张衍拿住袖中一块玉石,道:“苏师弟,你怎么看?”

    苏奕昂在玉中躬身道:“张师兄,依大兄性格,他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为了确保万一,还请师兄在水国亮相,必能保住自己。”

    罗萧听了这话,却是柳眉倒竖,冷然道:“此人胡言乱语,要暗害郎君,待我拍散了他的神魂。”说罢作势欲起。

    苏奕昂吓得一哆嗦,在玉中连连叩首,声嘶力竭地喊道:“望师兄明察,望师兄明察,天人可鉴,我绝无此心啊。”他那天看到罗萧斩杀贺方时的情景,可谓印象深刻,知道这女妖的厉害,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

    张衍却笑道:“苏师弟不必害怕,我知道你此策可行。”

    罗萧一听,不由急道:“郎君,此刻现身水国,若是苏氏派人出来追杀,岂不是危险万分?”

    张衍胸有成竹的一笑,道:“罗道友放心,我此来是为姬国主贺寿,一旦到了此地,我的身份便是凕沧派使者,藉此国主大寿之时,他必然不会令我出事,反而还要派人保护于我,否则徒惹两派生出罅隙。”

    张衍如果在往返的路途中被袭,双方还能找个借口掩饰回去,如果在水国的地界还被人杀,那凕沧派不发作也不行了,否则大派的脸面何在?

    苏奕昂连忙说道:“是是是,此一时,彼一时,我大兄也是个聪明人,一旦师兄在水国站稳脚跟,他决计不会在这个时候再来招惹师兄。”

    张衍微微颔首,表示认同。

    虽然他与是苏氏仇敌,但与整个家族的大计比起来什么都不是,打下深津涧后,苏氏正在全力消化此处,这个时候最不想出现状况的反而是他们,最怕的就是张衍可能知道他们密谋,跳出来咬他们一口。

    所以,如果张衍在能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公开亮相水国,又绝口不提此事,这本身就是一个暂时和解的信号。

    苏氏即便要对付他,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至于其他那些死去的人,又不是真传弟子,或许以后等张衍回到门派后会有人拿来做文章,但绝不是眼下需要考虑的事。

    这时,他们却听到浅水滩上传来“嘿呀嘿呀”一阵大喝。

    众人寻声看去,却见一只舟船侧着身体搁在了一处浅坑里,这位置极为尴尬,正处在一根礁柱的腹内,若是明日潮汐一起,铁定是个支离破碎的局面。

    十几名身躯魁梧的妖族正在齐胸深的水中试图拖拽,怎奈脚下泥土松软,始终使不上力气,拉了半天,却只把自己陷在了泥里。

    站在船尾的一名年轻妖修似乎看得不耐烦了,索性跳下船,道了声:“闪开!”

    他的手下一听这话,纷纷躲闪开来。

    这名妖修一仰脖,一张嘴,竟然如巨鲸吞水,一口气将船身下的海水给吸了起来,成一条白色水柱吞入他的口中,不一会儿,他的腹部就鼓胀了起来。

    他拍了拍肚皮,摇摇晃晃来到船身倾倒的那一侧,“嗬”的张嘴一吐,“哗”一声,巨量的水如同闸门放开般冲刷下来,眼见那船晃了几晃,嘎吱嘎吱一阵连响,紧接着就便被冲出了浅坑,出来后又在原地斜着打了个转,船身这才复正。

    船主黄趵向前走了几步,凝神看着,道:“东海壁礁府的‘九相功’,此是‘鲸吞相’果然厉害,我观此人,明气三重未到,且至多只相合了三口清浊灵气,这门功法若是练到了一十二口,无需借水,只需用力一吸,便能将此巨舟凭空摄起,过此浅滩。”

    “哦,此人走的竟是‘气道’一途么?”张衍走到护栏边,饶有兴趣地看着下方。

    妖修往往是练得是力道,有些为了及早入道,到了明气第二重境界后,每练就一口清浊之气后,便将其炼入骨髓经脉之中,与身体合二为一,然后这才冲击第三重境界。

    如果除去某些秘法不说,此时他们与人身修士的力士有几分相似,只是力士需彻底依仗外物,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黄趵斜撇了他一眼,道:“东海壁礁府那可是妖族中少有的万载世家,自然有大把的功法可以选择,不像其余那等野族,除了‘力道’之外别无他途可选。”

    他转过头,又上下看了张衍一眼,嘿嘿一笑,道:“我观你这位郎君头面之上,清浊两气半隐不隐,阴阳似合未合,仍在华盖上交缠勃动,应该也和此妖一般,是一位明气二重境的修士,且若我判断的不错,在年内必将洗髓涤脉,达到‘天霖降顶’的层次,嘿嘿,不知你前路可曾选好?”

    这位船主倒是好眼力,张衍笑了笑,正要开口,黄趵突然窜出几步,扒着船沿,身躯往前一探,喜道:“轮到我等了。”

    他招呼了一声船只上的帆手,自己跑到舵位上,正想操舟上前,却听不远处一声大喝,“那边的人修,还不退下,我这船上乃是东海申屠公请来的丹师,是要去面见姬国主的,还不让我等先走?”

    黄趵闻言,回头一看,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这说话之人就是刚才喷水气挪船的那位年轻妖修,虽然此人在修为境界上不如他,但是他自家知自己家事,真正斗起来未必是此人对手。

    而且东海申屠公,那是好大的名头,乃是海外十八妖王之一,他哪里敢得罪?

    妖修世界,完全不像人修那般讲究礼仪脸面,将一切都赤裸裸的摆到台面上,强者为王,弱肉强食,你有实力便可横着走,若是实力不济,便只能乖乖退让。

    况且黄趵还是人修,在这里并不会有人为他出头,若是强硬到底,说不定把性命都会丢下。

    不由暗骂了一句,悻悻操舵,想要让开船位。

    只是还未动作,张衍却一伸手,拿住了黄趵的手腕,道:“慢。”

    黄趵一怔,表情也不见恼怒,反而叹了一声,压低声音劝慰道:“郎君休要强来,此地是妖修之国,凭我们这点人手,却是斗不过他们,而且船上若真是丹师,便是姬国主的客人,而且又是申屠公请来,不如暂且退让,免得横生事端,于己不利。”

    张衍却是微微一笑,道:“黄老大,你且稍带片刻。”

    他从袖中取出一物交给罗萧,道:“道友,且把此物交给那丹师。”

    罗萧接过,身影一闪便到了对方船上,众人根本看出她是如何做到的,心中不禁骇然,才知道她的厉害。

    只见她不知说了几句什么,那边侍从便闪开让她进了船舱。

    黄趵回头看了看张衍,见他神情镇定,悬起的心思也微微放了下来。

    没过多久,对面船舱大门一开,罗萧和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一起走了出来,老者对着张衍遥遥一拱手,道:“不知道对面是哪位大师?却是任某唐突了,可否移驾一叙?”

    ……

    ……

    PS:啥都不多说了,努力更新去了。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