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道争锋 > 第二十四章 鼎中药炼 玉内生死
    龙商星鼎下烈火灼烧,见火势渐弱,坐在蒲团上的张衍又抄起几根柴薪送入鼎下。

    临崖郡主送上五行神沙后,他去艾仲文那里换得了不少草药,几日之后,罗萧当即开鼎炼药,只十余日便练了不下千余枚丹药出来,然后一股脑全塞给了他。

    罗萧把剩下草药分分拣拣投入宝鼎,最后自己也一并跃入鼎中,并关照张衍盖上鼎盖,每日以文火敖炼,逢七日为一开,此法被它称之为“药炼法”。

    本来罗萧是不敢轻易尝试的,但眼下这只龙商星鼎却是可遇而不可求,只要方法稳妥,依靠鼎火之力熬煮,便能将药力直接攻入内腑,包裹元气洗涤杂质,去死腐而动生机。

    依照罗萧嘱咐,张衍初始每日以小火温煮,每隔七日,他都要开鼎换上一批草药,每一次罗萧身上便会蜕下一层死皮,同时还需倒掉一整鼎发黑的烂渣,每次熬炼过后,罗萧的气机便更为壮大一分,这让张衍大开眼界。

    现在已经过了第三个七日之期,按照罗萧所说,这段时日中需用猛火连续攻伐,只是算了算时间,开鼎之日近在眼前,鼎中却始终不见动静,本来那丝若有若无的气机也全然辨识不到,不知道是熬煮过头还是仍未克尽全功。

    不得罗萧嘱咐,张衍也不敢贸然开鼎,一心只顾自己打坐修炼。

    这一个多月中,他也是日夜练气不辍,又反复吞食大量丹药,这些天来,他每日所吃下的丹药就比得上他过去所服用的总和。

    潜心苦修之下,体内元真之气愈发凝练,原先活泼如猿的气机已经驯如卧牛,稳似玄龟,安然伏于丹窍之中,“元成入真”的境界渐渐稳固,此时他自感已可进而修炼下一步法诀。

    手中拿起《玄元内参妙录》,此道书虽然早已翻看多时,不过他仍然仔细再读一遍,这才伸手如袖中握住残玉,意识沉入分身之中。

    随着他修为提升,似乎玉中已变得与之前有些不同。

    原先玉中是雾蒙蒙的一片,不辨上下左右,天地四方,似乎除自己之外别无他物,分身在玉中行走时也是虚虚荡荡,摇摆不定。

    而现在他却感觉似乎置身在一处宽广空间之中,有了上下之别。

    张衍抬头看去,上方是一团虚虚清气,而脚下却厚浊如踩实地,如果按照鸿蒙演化的经过来看,开始玉中可谓“混沌如鸡子,分身居其中”,现在却可以称之为“清气上升,浊气下降,阴阳两分,乾坤初定”。

    原本他自身意识进入玉中后,还能察觉到所承载自己的只是一具虚假分身,但是此刻意念一占据进来,所思所感无一不清晰如真,与本尊根本分不清内外彼此。

    张衍若有所悟,看来是因为自己修为见涨,这才使得玉中情形发生变化,分身也变得愈加真实。

    他一边思索,一边在残玉中不停行走,然而这里空间无比宽大,似乎始终走不到尽头。

    他暗暗想到,看来这块残玉的秘密还远远不止他眼下所看的这些,不过唯有提升自己修为才是根本。

    此刻他也无心深研,分身往地下一坐,摆了个五心朝天的姿势,开始默默运转“妙录”上的心法。

    按照法诀所述,修炼之人需要提起一道气机,再分化为二,二再为四,分别行入四脉之中,而这四道气机各有不同法诀运转,当中不能有丝毫偏差。

    张衍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此时的困难程度却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他努力控制,勉强走过第一步,然而到了第二步时,心神一个疏忽,气机顿时为之大乱,胡乱窜向了身体各处。

    他心中“突”得一震,意识重新回到主体中来,再回头查看时,发现分身已是被气机逆攻重伤倒地,如果此刻是主体在修炼,恐怕已然伤到根基了。

    他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意识再度入玉中,随着他意念转变,原本重伤倒地的分身又站了起来。

    想了想,他自觉先前那部分行气自己并未熟练掌握,索性让分身的身体状态又恢复到了先前还未开始修炼的那一刻。

    第二遍行气他从头再来,这一次他特别注意了气机的控制,然而,按照法诀所述,他又需要另起四道气机,不但前四道气机还需要反复运转穿行在经脉中,后四道气机也不能放松,在坚持了差不多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控制不住,勉强支撑的分身突然吐血而死。

    张衍眉毛微微一挑,沉心静气,抛却一切纷杂念头,再次让玉中分身重新坐起。

    拾起那八道气机,他小心翼翼地控制起来,只是没多久,他的分身就又一次次倒下。

    然而,他并不知道,这还只是磨练开始。

    第四次,气机明明全然在他调度之中,可突然莫名其妙的失去掌控,胡乱窜走,导致他岔气而死。

    第五次,两股气机交融时由于一前一后,没能同时汇聚窍穴,他裂胸而死。

    第六次,收束气脉时,由于气机过浊,导致在穴窍外多纠缠了一会儿,他肺破而死。

    第七次……

    反复失败,反复尝试。

    张衍越练越是心惊,难怪当时石守静说这本道书歧路颇多,只是气机这在这经脉中行走的复杂性远远超过他的想象,元真之气或驻或留,或穿或行,或窜或顿,时而旋转上升,时而徐徐下降,全身上下三百六十五处大穴几乎无一处不兼顾。

    最为烦恼的就是,你明明知道气机如何在经脉中行走,可你偏偏掌控不了它们,特别是到了后面,一次要控制一百零八条气机在经脉中来回穿梭,只要其中有一丝气机偏差都会导致前功尽弃,分身的死状也是变得越来越难看。

    玄门功法大多重意境心神而轻控制,而这本道书却是将循经走脉这方面做到了极端,似乎恨不得要将所有的行气方式全部融在一处。

    仅仅是练了第一篇法诀,各种经脉破损、真气逆行、反噬腑脏的死法他尝试了不下一百五十次,可以想见这篇法诀是如何的变态。

    张衍摇摇头,这样的分心兼顾几乎没有任何捷径可走,只能靠一遍遍的反复尝试,刷熟练度了。

    再说一句,由于每次死去都是真实无比的体验,他不免暗暗自嘲,估计等自己练完这本道诀后,在走火入魔上就可以有大师级成就了。

    他相信那些从未接触过这本道书的修士,如果没有师长在一边护持,恐怕当场就是横死。

    难怪罗萧说此书易遭天妒,谁要是不靠任何外物,单凭自己的天赋悟性就能练成这本书,不单单是老天不放过他,如果可以,张衍也很想扔个雷劈死此人。

    他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磨练气机掌控,这差不多是等于分身在玉中过了十个月,这才堪堪将整套气机的运转方式摸熟摸透。

    到此为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分身死了多少次。

    幸好他心志坚韧,换个人恐怕在枯燥的气机运转中发疯了。

    但是反过来看,张衍在这次修行上这也不是毫无收获,至少这本书几乎囊括了眼下修道上所有的运气方式和技巧,相信此时此刻,同道中能和他比拟气机掌控撑程度的人几乎没有。

    只是这一个多月时间内,宝鼎内的罗萧却也不见动静,难道是真死了不成?

    张衍站起身,正要前去看个究竟,却突然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响起,“张衍可在?出来说话。”

    他不由一凛,两步走出洞府,却见栈道前凭空站着一名丰神俊朗的白衣修士。

    宁冲玄!

    张衍神情镇定的一拱手,道:“宁师兄。”

    他脑海中飞快地盘算起来,不知道宁冲玄为何到这里来找他,难道是罗萧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不可能,如果是这样对方早就冲进来了。

    宁冲玄看了他一眼,突然上前一把搭住他的肩头,道:“此地说话不便,随我来。”

    张衍只觉得眼前一花,等他再次看清楚周围景物的时候,自己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孤峰的顶端,而脚下就是万丈深渊,他身体只是微微一晃,就从最初的不适中调整过来,重新站稳了。

    宁冲玄点了点头,赞道:“很好,修道之人当摒绝外物,只存真我,需知诸般迷障皆由心生,心不稳,则神不生。”

    他现在神色和那天离去时大不一样,似乎看眼睛中还有一股欣赏之色,张衍不知道他在弄什么玄虚。

    “我在这山中来回搜索了两月,却仍未发现那条蛇妖踪迹,想来不是重伤而死,就是暗藏某处,只是近日我就要返回山门,无暇再顾此僚,而此峰中只有你一人修道,我一走说不定它会出来害你,是以我赐予你一物,定可保你性命。”

    宁冲玄用手一指,一点玉光飞入张衍衣袖中,仓促间,也没能看清楚那是什么。

    “你去吧,记得秉持本心,如若他日有缘,我自将引荐你拜入一位仙师门下。”

    宁冲玄伸手一推,张衍身体稍稍一晃,还未感觉到什么,抬头一看,原来已经回到了望星峰的山脚下。

    只是他此刻并不知道,就在他被宁冲玄带走后不久,一个人影却探头探脑的来到了他的洞府门边,再往里张望了几眼,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一个箭步窜了进去。

    ……

    ……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