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道争锋 > 第十六章 荡云峰上争天门(七)
    张衍言辞中不留余地,沈静岳的下文也说不出口,不过他却并不恼怒,淡淡一笑,道:“张师弟,好自为之吧。”、

    他转身下台,未过多久,身材圆胖的张贞慢悠悠走上土台,不过他原本就不善言辞,中规中矩施了一礼后,他与张衍各自分宾主落座,

    张贞往第一块星碑看去,第一块星碑分为九段三章,上万余字,他前次曾在法会上暗暗看过几眼。

    现在再看,却发现那如蚁虫攀附的字迹只是瞄几眼,心头就升起一阵呕吐烦闷之感,急忙深吸了几口气,努力镇住心神,从袖子中取出一副上好竹筹准备推演解读,无意中他瞥了张衍一眼,却不禁为之一怔。

    只见张衍此刻已经在案几上奋笔疾书,心中不免疑惑,这是在做什么?

    不但他不解,坐在台下包括沈静岳在内的诸派弟子也俱都不解,不知道这张衍弄什么玄虚?

    要说张衍已经开始解读蚀文,众人都是不信,竹筹不用不说,还下笔如此之快,这不像是在推演蚀文,而像是在誊抄文章。

    其实张衍推演星碑,此时与誊抄文章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今次他一人约战广源派,表面上轻松自若,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可实际上哪里会有半丝放松?几乎是一上来就尽出全力,把意识沉入残玉分身中,以极快的速度疯狂的推演着。

    残玉中才刚刚有所得,内容便立刻从他笔下流淌而出,所以在外人看来,张衍此举简直不可思议。

    张贞看了张衍动作几眼后就不敢再看,他心中突然想到这或是张衍搅乱自己心神的策略?遂决定不再关注,静下心里做了几个调息后,他按照广源派的筹算法一板一眼推算起来。

    此刻张衍也无暇理会这边了,只是写下第一句字后,他体内的气机就莫名一动,接着向他四肢百骸游走过去,这种体会很是奇妙,仿佛自己已与上天合二为一,体内映照出星轨运转,大千变化,不由神色一凝,加倍小心起来。

    只是没过多久,他对星碑的敬畏之心却大减,从原本战战兢兢的心理状态中解脱了出来,心中泛起一股“不过如此”的感觉。

    这倒不是张衍狂妄自大,而是这番推演下来,他已然窥到了其中的某些奥妙。

    推演星碑时,气机会跟随着你解读的蚀文章句一起运转变化,内气一动,自己想左右那是万分艰难,可这里却有一个难关,那就是假如你前一步气息已然行走完毕,而相对应的下一步却没能及时推解而出,那么气机就会茫然失序,陷入紊乱。

    这就好比一匹奔马被急驱前驰,而你则要不停为它铺路搭桥,并且自己还不能随意停下。

    这对蚀文造诣不高的人来说可谓凶险万分,只是对解读蚀文速度足够快的人来说就不算什么了。

    偏偏这正是张衍的长项,而且有残玉在,他几乎没有失算的可能的不说,推演时间更是常人十倍有余,偶有难关也是一跃而过,毫无滞涩。

    在这种情形下,他尽可放开胸怀,体会气机运转带来的神妙感觉,随着他渐渐熟悉这些气息行走的规律,他也慢慢有了自己的体悟。

    都说星碑所刻与时辰星轨对应,可他看来却不是如此。

    在他解读中,有几个蚀文曾反复出现,而且每次出现时,气息走动都是不断重复的。

    按照这个来看,似乎只要观想默读这几个特定的蚀文就能带动气机自行。

    就在他这么想得时候,星碑上密密麻麻的蚀文中有几个在他眼中渐渐明亮了起来!他心中陡然有了一丝明悟,这哪里是什么星轨运转,这分明上古道德之士用来阐明蚀文与天道联系的述文!

    这岂不是说那些传说是真,一个人只要穷透蚀文,便能上攀大道,得登天门?

    想到这里,张衍更为专注,一心一意将那与蚀文对应的气机路线记下,准备有暇时再做深研。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第一章大约三千多字的蚀文他已读完,体内涌动的气息蓦然一顿,自动回归丹田之中,显是一个循环已经结束,如果再动,就是另一个开始。到了这里,张衍仍是意犹未尽。

    这时他才想到与自己对决的张贞,抬眼看去,却发现对方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宽胖的身躯颤抖不止,手中竹筹也握不太稳,好似随时有可能掉下,显然身陷其中不能自拔。

    不过让张衍诧异的是,这个体态宽胖的年轻修士虽然看上去摇摇欲坠,却始终没有真正倒下,而坚持着挺过了第一关。

    张贞喘着粗气站起来,他举起袖口,抹了抹头上汗水,想将手中的释文与张衍交换观看,却发现前面一段已经全被自己的汗水浸湿了,字迹化开变得模糊不清,不由脸现尴尬之色。

    张衍却不在意,笑着伸手接过,又将自己的释文交到对方手中。

    张贞仔细看了眼,发现无论是从对星碑的领悟理解而字里行间中所流露出来的从容不迫,都不是自己所能比拟的,胜负显然已经很明白了,更何况他震惊于张衍不用竹筹推演便能解读蚀文,这一点让他输得心服口服,对张衍极为佩服的一礼,道:“师兄大才,在下自愧不如。”

    语毕,张贞自觉没有脸再留在台上,摇摇晃晃走下去台去,最后几步一个踉跄,险险栽倒,被急步上来齐轩上来一把扶住,道:“师兄小心。”

    张贞勉力站直身体,抬起头时,看到文俊和沈静岳正一脸关切地望着自己,歉然道:“两位师兄,小弟有负所托,惭愧。”

    文俊安慰道:“师弟有功无过,只需安心调养,下一场便让为兄试一试这张衍到底有几分成色。”

    沈静岳一听大惊,这根本不是先前与他说好的布置,刚想开口,却被文俊打断,“师弟,张师弟本是做得消耗张衍神思精力的打算,但我观此人如今还是神完气足,显是绰有余力,你此刻上去未必是他对手,由我斗过一场后你再上不迟。”

    沈静岳还待再说,文俊却面色一沉,道:“吾意已决,就如此定了!”他向齐轩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上来将沈静岳拦住。

    沈静岳从来没见过文俊用大弟子的身份压自己,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文俊上台,只是他的眼神中却渐渐流露出一丝绝然。

    “张师弟,广源文俊在此稽首了。”

    文俊早已身入玄门,一声玄色道袍,头戴五梁冠,足下高履,他身形挺拔,美须飘飘,身上自有一派下院大弟子的气度。

    张衍也是郑重回礼,道:“请!”

    星碑第二章比之前一章更是难解,文俊在蚀文成就上甚至不及张贞,但他已达“元成入真”的境界,只是暂且还没有开脉罢了,体内元气充盈凝练,不被气机轻易引动,即便内气独走,他也靠着深厚修为竭力压制,使得气息走得不疾不徐,却比张贞稳妥多了。

    这也是寻常弟子推演蚀文时的手段,他们虽然不能在解读蚀文上提高速度,却能压制住气机的行走,不至于使它们提早脱离自己的掌控,虽然这样一来更加吃力,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但用来比斗却不失是一种好的手段。

    所以比拼推演星碑,如果双方在蚀文上的见解相近,那剩下的就是比拼修为,这也是之前那么多弟子对张衍不看好的原因,惜乎他有神器在手,不能以常理度之。

    文俊自坐下推演后,表现得沉稳有度,不慌不忙,一派大弟子风范尽显。

    张衍却不去管他,依旧提笔而动,台下诸派弟子已经看出张衍推演时无需竹筹,此时再见,又一阵惊叹称奇,而且张衍下笔时有如行云流水,急中见缓,张弛有度,再加上相貌风度无一不佳,看上去就予人一种奇妙的舒适之感,更是让底下众人赞叹不绝。

    只是更多人此时却把目光投注在文俊身上,不知道这个广源派下院大弟子是否能在此局上胜过张衍?

    不知不觉中,众人在心里已经把张衍摆在强势地位上,不再因为他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而小觑。

    又是一个时辰匆匆流逝而过,文俊头上也是隐隐泛出汗水,但他比之前的张贞却是强出太多,在台上依旧是正襟危坐,握笔之手稳而不颤,顺利将第二章解读出来。

    这个时候他也察觉到自己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不敢再贸然突进,微微叹了一声,将手中毛笔搁下。

    抬起头时,发现张衍不知道什么时候解读已毕,纸上墨迹也早已干透多时,他摇摇头,站起身道:“这一阵是张师弟赢了。”

    这个极有风度涵养的广源下院大弟子也让张衍生一股敬意,他肃然拱手目送文俊下台。

    这时场面与当初诸派弟子所想截然相反,并不是张衍不自量力,狼狈败走,而是他轻松连胜两场,颇为谈笑退广源的意思,不禁留下无尽遐想。

    台下沈静岳面色凝重,暗道:“看来我先前还是小看了此人。”

    想到这里,他又不禁后悔,张衍有如此本事,难怪不肯加入广源派,与此同时,他又不禁疑惑,莫非是林氏的消息有假,张衍名为记名弟子,实则是凕沧派下院暗中培养的嫡系门徒?

    ……

    ……

    PS:第一更早点放出吧,12点前还有一更。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