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你丫上瘾了? > 番外之猛其其 24真的治不好了!
    晚上,杨猛正坐在沙发上琢磨买点儿什么年货,门铃就响了。

    打开门,看到白洛因和顾海站在外面,脚底下好几个箱子。

    “这么晚,你们俩咋来了?”杨猛诧异。

    白洛因一边往里面搬东西一边说,“部队那边发了不少东西,我俩又收了不少礼,东西多得吃不完,我挑着好的就给你们送过来了。顾海,先把这个箱子里的大虾放到冰箱里,别捂坏了。”

    杨猛打开箱子一瞧,全是大虎虾,个顶个的肥壮鲜灵。

    “喔,这大虾真好,都是特供的吧?”

    白洛因头也不抬地说,“我也分不清是谁拿来的,家里都堆满了,我们俩再能吃也吃不了这么多啊!你们要是没买年货,就不用去了,我估摸这些东西够你们吃了。”

    杨猛草草看了看,白洛因拿来的都是好东西,心里特别感动。

    收拾好东西,顾海朝白洛因说,“去洗洗手吧。”

    俩人走到卫生间门口,尤其正好出来,瞧见他俩,心里挺惊讶的。

    “你们怎么来了?”

    顾海当即甩了一句,“瞧瞧你还活着没。”

    说完,把白洛因的手按到了洗手池里。

    尤其倚在门框上,瞧见顾海特认真地搓着白洛因的手,忍不住轻咳两声,“嘿,我说,不至于吧?他连手都不会洗?”

    顾海面不改色地回了句,“我给他搓手,就势也把我的手搓了,这不是为了给你们家省水么?”

    说完,抽下来一条毛巾扔给白洛因,让他把手擦干净。

    回到客厅,杨猛正在沙发上收拾东西,白洛因偶然间瞧见茶几底下的弹绷子和一罐子玻璃球,眼睛一亮,当即拿了出来。

    “哎,我说,你这从哪买的?现在还有这种东西卖啊?”八十年代出生的男孩子,见到这些东西特亲。

    杨猛宝贝儿一样地盯着,“这是我小时候玩的,一直留到现在。”

    白洛因越瞅越稀罕,当即朝杨猛说:“把这个弹绷子给我吧,我也想拿回去收藏一下,留个念想。”

    杨猛心里这个不舍得啊!可想想白洛因给他送了这么多年货过来,还是咬咬牙点头了。

    尤其站在旁边看得真真的,杨猛送出去的时候是有多不情愿。他们家杨猛是真喜欢这弹绷子啊,没事就拿出来摆弄摆弄。瞧他这副模样,尤其特心疼,于是朝顾海走了过去。

    “哎,和你们家因子说说,让他把弹绷子还给我们家猛子吧。我们家猛子没有太高的品味,就喜欢鼓捣这些老旧的小玩意儿,你给他拿走了,他心里不好受。”

    难得的,这次顾海很好说话,很痛快就答应了。

    走到白洛因面前,把弹绷子拿过来,揣进自个衣兜里。

    “我帮你收着。”

    说完,朝尤其这边走过来,尤其以为顾海要还给他,哪想顾海不仅没还,还把那个盛着玻璃球的罐子拿起来,朝白洛因问:“这个你也喜欢?”

    白洛因点头。

    顾海特自然地揣进了自个的衣兜,“那这个我也帮你收着。”

    尤其站在旁边瞅着,脸都绿了。

    我他妈脑子里有泡吧?我竟然去顾海那说情?谁不知道顾海护崽子护到人神共愤的地步,白洛因这会儿要说喜欢杨猛的脑袋,顾海也敢上去拧下来。

    杨猛就这么眼巴巴地瞧着自个的东西全进了别人衣兜,模样特可怜。

    尤其实在看不下去了,打算和顾海要回来,哪想刚一开口,就让顾海的话给堵了回去。

    “你要再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们家杨猛也揣走,给我们家因子作伴去。”

    尤其悲哀地转过身,走到杨猛跟前,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事,回头我去他们家给你偷回来。”

    “……”

    四个人坐在一个沙发上聊天,白洛因挺纳闷一件事,杨猛那会儿跑到他家住的时候,还口口声声不待见尤其,怎么才不到一个月,就落入他的怀抱了?

    这次终于逮着机会问一问了。

    听到白洛因的问题,杨猛脸色一变,扫了尤其和顾海一眼,起身走到白洛因身边,小声附在他耳边说:“咱俩去那边说,我不想让他们听见。”

    杨猛这么一说,白洛因只好和杨猛坐到远一点儿的地方。

    那俩人一走,这边就剩顾海和尤其了。

    顾海点了一颗烟,似笑非笑地朝尤其看了一眼,问道:“就他那副小身板,操着爽么?我怎么瞧着这么不禁操呢?你要是稍微狠点儿,他不得哭天抢地的啊?”

    “爽不爽也就那么回事。”尤其谦虚了一下,“那肯定不如白洛因禁操。”

    顾海立马急了,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他妈的操过啊?”

    “操没操过你心里还没有数么?”尤其淡然一笑,“反正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没被人操过。”

    顾海黑眸微敛,“你甭得瑟,早晚有那么一天。”

    ……

    白洛因听杨猛说完,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

    “真的啊?”

    杨猛点头,“真的,我也觉得挺邪门的,这鸡鸡都认主儿呢!不过我也得感谢这玩意儿,没它我到今儿也不知道自个喜欢尤其。”一脸幸运感。

    白洛因憋到内伤,为了保全尤其的这份苦心,也为了让杨猛的命根免受药物的迫害,他决定忍住不笑,当做啥也没听见。

    临走前,尤其悄悄朝白洛因说:“谢谢你,因子。”

    白洛因拍了尤其的胸口一下,“对猛子好点儿,听见没?”

    “你也好好对大海,我瞧那货都有点儿心理问题了。”

    ……

    送走俩人之后,杨猛才敢露出纠结之色。

    “我的弹绷子和玻璃球全让他们拿走了。”

    “没事,我替你报复他们了。”尤其说,“你瞧见茶几上的那两杯水没?我往里面下药了,今晚上他俩谁也甭想……”

    “他俩谁也没喝。”杨猛打断了尤其的话,“都让我喝了。”

    尤其的脸顿时绿了。

    “你都喝了?”

    “是啊!刚才和我因子说了那么多话,我渴着呢。咋了?你往里面下什么药了?喝了会有什么后果啊?”

    “……”

    尤其彻底栽进去了,考虑到白洛因和顾海那俩厮旺盛的精力,他按照五倍的剂量加的,整整两大杯,也就是十倍,全让杨猛喝了。以他这只羸弱的小鸟,少则几个礼拜,多则几年,弄不好一辈子都起不来了。

    我草,这回真治不好了!

    顾海,你丫咒人怎么就这么准呢?

    ……

    【番外到此结束了,新坑明天首发一万字试阅,亲们若是喜欢,一定要继续支持蛋蛋啊!】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