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儒道至圣 > 第六十七章 琴棋书画
    庄帷的手在抖。

    他知道自己是意气用事,原本认为就算被方运反击也没什么,不会引发不可测的后果,所以就来找方运的麻烦,为柳家出一口气,让自己妻子和柳家高兴一下。

    可谁能想到一个大学士竟然让区区童生修改诗文!

    那是李文鹰的诗,那是一个差点屠龙的文人,是一个敢直接斩杀进士的官员,更是一个骂左相是老狗的狂生。

    庄帷知道就算这首诗被涂抹成这样,李文鹰也会一笑了之,毕竟是误会,李文鹰犯不上对他一个举人学子下手,但李文鹰的故旧门生不可能一笑了之,文院的所有官员不可能一笑了之,整个江州的文人不可能一笑了之。

    那些人会想方设法刁难他,一旦抓住他的把柄,会毫不犹豫用最严厉的惩罚手段,稍有不慎就会被禁止参与科举,他庄帷可没请圣选的本事。

    原本紧跟庄帷的几个人默默地离开,这不是抛弃老友,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一个讲郎素来崇拜李文鹰,忍不住骂道:“书生之耻,文院臭虫,一个举子去毁童生,把读书人的脸都丢光了!自作孽不可活!”说完黑着脸离开。

    许多人经历了惊讶和嘲笑后,反而有点怜悯地看着庄帷,都知道他完了。

    方运像没事的人似的,继续吃饭。

    陆宇坏笑着说:“不再说几句?”

    “酒足饭饱之乐,胜于落井下石。”方运微微一笑,继续吃饭。

    一众学子纷纷点头,这才是读书人应该有的心胸。

    不少人只是慕名方运的才气,对他的品德不太了解,尤其是那些高门大户的士族子弟,得知严跃文宫被碎、柳子诚跪地道歉,都觉得方运过于狠辣,可现在对方运的态度大为改观。

    “不愧是能写出《陋室铭》的大才子,陋室立志佳,陋室容人更佳。”

    “以后我不会再轻视寒门学子,这份气度我不如。”

    “咱们江州好不容易有人可能位列四大才子,万万不能被咱们自己毁了,以后谁要是再污方运文名,大家记得帮衬。”

    “那是自然。”众人纷纷点头答应。

    庄帷听到这些议论羞愧欲死,这次不仅没能打击到方运,反而让方运在州文院扬名。

    他再也不敢留在这里,匆匆离开。

    众人也陆续离开。

    饭后,方运几人离开,回墨香舍学习。

    下午第一堂和第二堂仍然是王先生授课,而最后两堂课则和平时有所不同,是丹青课。方运第一次听到这课名字还一愣,随即发现这里不能叫“中国画”,所以也就没有国画之说。

    古代的国画多用朱红色和青色,所以称之为丹青。

    十日一旬,文院每旬逢一、三、五和七的四天下午最后两堂课,分别教丹青、古琴、书法和围棋。

    书法越好,则战诗词威力越强,这是所有读书人必修之艺。

    而丹青、古琴和围棋可修可不修,因为三者不仅更难,修炼花费极大。

    普通的古琴和围棋毫无力量,只有成为文宝后,才能拥有强大的威力。

    画不需要文宝,但需要妖血墨来承受才气力量,而且往往需要练十几年才能达到最基本的“诗情画意”的境界,拥有一定的攻击能力,极难成才。目前只有工笔画可以用于战斗,写意画无法激发才气的力量。

    不过琴棋画论威力远不如战诗词,消耗相等的才气,琴棋画的威力只有战诗词的三分之一。

    琴棋虽然威力不强,但好处是可以连绵不断发起攻击。

    画则可保存一定时间,而战诗词唯一的保存方法只有“圣书”,除了半圣世家,任何人要得到“圣书”,只能通过书山获得,百年也只出一两本而已,其稀少程度还在大儒文宝之上。

    方运已经决定专心练字,如果把时间花在琴棋画上,有所不值,但要掌握琴棋画的基本用法,必须要会使用琴棋文宝,而画目前不宜深学。

    方运之前看过一些书,圣元大陆的书法最早得到重视,而琴棋画一直不被重视,在近两百年才逐渐发展,可几十年前连战诗词都只被当作小道,琴棋画更是沦为附属,哪怕有一些有天赋的文人努力研究琴棋画,依然发展缓慢。

    “以画为例,虽然发展也算可以,但只有大学士顾恺之等少数人有画名,而画圣吴道子等后世名家都还没有出生,一些后世人尽皆知的十八描、皴擦和各种点法染法也只出现了一小部分。”

    方运心里正想着,教工笔画的萧先生走了进来,这位不是讲郎,而是州文院的一个七品闲官,非常喜爱丹青,对书法反倒兴趣缺缺。

    课间休息的时候,方运从李云聪他们那里得知这位萧先生早就达到丹青第一境“诗情画意”,一直在冲击第二境“栩栩如生”的境界,可一直没能突破。

    萧先生是一个不苟言笑的人,他走到讲桌后面,方运等六人起立问候,他点点头示意众人坐下。

    “你就是方运?”萧先生的表情呆板,但语气非常和蔼。

    “是。”方运道。

    “你以前可有学过丹青?”

    “从未。”

    萧先生面无表情想了片刻,道:“我不能为了你耽误其他人的课程,我这里有一本教案,你拿去自学,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放学后可以问我。我平日都在文库中,若没有课程,你随时可以来问我。”

    “谢萧先生。”方运感激地走上前,接过萧先生的教案,坐在后面自学。

    在萧先生开讲的时候,方运在下面翻看教案,这教案先讲解了工笔画所需要的笔墨纸砚和颜料等知识,方运读着读着,脑海中自动浮现一本由工笔画名家姚明魁所著的《工笔画教案》,浮现出许多文字,方运可以对照着看。

    萧先生的教案前面涉及到许多圣元大陆的独有颜料和材质,包括妖兽毛发或妖血,在方运默读的时候,会自然在奇书天地里形成一本书。

    方运看完基础知识,涉及到画画技法的时候,问题来了,奇书天地里的教案比萧先生的教案更正确,方运只好舍弃萧先生的不看,看“姚先生”的。

    方运渐渐看得入迷,他主要看的是奇书天地里的教案,而许久也不翻一下萧先生的教案。

    萧先生在讲课的过程中看了方运几次,发现他许久不翻页,看样子像是在敷衍发呆,心中暗叹这个大才子对画没兴趣,十分失望。

    有几个学子发现了问题,偷偷去看方运,想提醒他,但他正低着头,看不到他们的暗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方运在奇书天地里看书的速度非常快,在萧先生讲完前就已经看完整本《工笔画教案》,其中一些不理解的名词都能在其他书里找到解释,让方运对工笔画有了极大的了解,甚至有了兴趣。

    “可惜我现在不能分心,还是把字练好,读好众圣经典,至少要考上进士才找时间学习作画。”

    方运心神离开奇书天地,开始翻阅萧先生的教案。

    这次他不是在学习,而是在对照《工笔画教案》,翻得很快,发现了许多漏洞和错误。

    方运的快速翻页被萧先生发现,萧先生只是微微皱眉,没有说什么。

    讲完课,萧先生道:“方运,你既然翻看到今日的课程,那我问问你,陆宇的那幅牡丹图有什么问题?”

    方运不知道萧先生误会他不学习,还以为是正常的考校,扭头看向陆宇桌面上的画,随口道:“先从花叶来说,花叶的尖端用笔过粗,而花叶的根部却用线过细,违背了基本的明暗。”

    萧先生不由自主瞪大眼睛,快步走过来,道:“你竟然真一眼看出他的问题!明暗?我的教案里可没有,你可否解释一下?”

    一旁五个秀才一起看着方运,陆宇道:“方运你不会连丹青都懂吧?你刚才还说没画过,你难道仅仅看了先生的教案就能有新的见解?”

    方运一看这六个人的眼神不对,急忙说:“我就是随口说说,你们不要误会。”

    哪知萧先生板着脸道:“怎么,你这个圣前童生当了太子侍读,就看不起我这个教丹青的七品小官了?”

    方运一听就知道这位萧先生较真了,要是换做王先生会糊弄过去,但这位萧先生太古板,不能含糊。

    方运心中暗急,不说不行,说了必须要合理,沉默了几息,灵机一动,想起自己把《狐狸对韵》交给周主簿备案的时候,说过以前坐在河边沉思,被周主簿赞为“河边悟道”。

    “我虽然没学过如何作画,但我小时候经常在河边思考如何作诗,若是想累了,会拿起树枝在沙地上画画,那时候只知道乱画,什么也不懂。看了先生的教案后,我才突然有所悟。”

    “你真的是在看我的教案?那你解释一下何为明暗?”萧先生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方运一看还是躲不过去,只能放出国画中“阴阳明暗”和素描“三大面”的理论,指着那幅画道:“明暗有三面,分别是明面、灰面和暗面,加上阴影,可以表现光的照射,从而让这叶片更……真实。”方运差点说出更立体。

    C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