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主神崛起 > 第六十八章 双凤(求收藏!)
    这里吴明的记忆里来过几次,算是清幽干净。

    马车刚一停下,搭着羊肚白毛巾,手脚麻利的伙计就勤快地迎接出来:“两位住店还是打尖?”

    “都现在这时辰了,还能去哪?”

    吴明一笑:“给我将马车赶到后院,马喂好了,用精饲料!再包一个院子,我要住几天!”

    “好嘞!”

    伙计听了,更是笑开了嘴,将吴明两个引到一间独立的院子。

    院子中有数个房间,原本是给旅行的一家人用的,现在吴明主仆只有两个,自然绰绰有余。

    “公子,先洗洗脚吧!”

    大周以东为贵,这东厢房自然给吴明住了,才一进门,小二就提了盆热水进来,笑道。

    “呼……”

    长途跋涉之后,饶是吴明,也感觉有些不爽利。

    此时泡过了脚,才呼出口长气,浑身舒坦了不少,懒洋洋中,就听小二问道:“公子晚上想吃些啥?”

    “嗯……牛肉有没有?”

    “这真不巧,近日没有牛肉,不过有卤好的猪头肉、猪耳朵、猪尾巴,要不要给客官您来点?”

    吴明听了,瞥了院子里忙碌的吴铁虎一眼,就是一笑:“那就来一份猪耳朵,再加十个馒头……另外,撕一只风鸡,炒两个素菜,再来一壶酒……就这些吧!”

    “公子你稍等!”

    小二退开,小半个时辰不到,就提来食盒,在桌上布置,香气扑鼻。

    又取出酒壶酒杯,为吴明殷勤倒上。

    “好了,我这里不用伺候,你下去吧!”

    吴明点点头,赏了小二一个银角,立即令他眉开眼笑,恭敬退下。

    又见着吴铁虎还站在一边,就道:“来!你也坐下吃!”

    “多谢少爷!”

    本来,吴铁虎不是这样拘束的人,但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见着这个少爷,总觉得有些凛然,不敢怠慢。

    此时听到吴明吆喝,才迟疑着坐下,拿起一个馒头,夹着猪耳朵吃起来。

    他也是饿得很了,三两口就是一个馒头下肚,又喝了一碗酒,就渐渐放开。

    吴明不紧不慢地吃着菜,发现这家店的确地道,不仅做了风鸡,还将这只鸡的内脏、爪子等下脚料一起与青菜炒了端上,香气扑鼻。

    不过他吃了两口,就不再动,反而是吴铁虎很喜欢,下筷如雨。

    “少爷,有事叫我!”

    吃饱喝足之后,吴铁虎告辞,吴明却是让小二来收拾了,自己来到高处,凭栏而望郡城气运。

    夜幕降临,满城灯火点点,而在吴明眼中,却又有一种不同的气象。

    他打开灵眼,只见苍茫大地中,玄黑之气沉浮不定,郡城之内,星星点点的白气汇聚,形成大河潮流,中间又带着赤色,并且,还有点点金黄夹杂在赤色之内。

    “不愧是人道气运,这一郡城之气,还是相当可观的……”

    吴明就沉吟着:“光看此城气运,就知道这一任郡守做得还不错!”

    这一点很重要。

    话说,王家虽然有着王中,担任过太守,并且治理水患,颇得民望,从而在郡城扎下根基,但朝廷也不是傻子,会接着任用王家之人为太守,那样子不要几任下来,就必然割据为诸侯。

    作为朝廷官员,与这种地方上的豪强,本来就有着矛盾。

    因此,在吴明看来,既然郡望王家乃是敌手,这郡守一方,或许就可依仗为助力。

    “此郡太守,乃是李震吧?听说这人素有清名,很是做了些实事,在百姓中声望很好,有‘青天’之名……嘿嘿……”

    清名素著,百姓中声望很好,那差不多就代表着将大户得罪了。

    虽然也不是没有长官能长袖善舞,调和阴阳,互不得罪,但此种人才,又怎么会止于郡县?

    “当然……市井流言,也不可全信……但郡守与王家的关系,不说水火不容,也是东西风一般,必然要一头压倒一头的,这里面,或许就有我的机会……”

    吴明收回神通,已经决意明日就去看看城隍、王家、以及太守府的气象。

    ……

    与此同时,郡城之中,一处大宅之内。

    这座宅院修得颇为气派,门口两只青石大狮子,威势非凡,甚至石狮眼部还莹莹有光,这就是请高僧或者道人赐过福,能辟凶鬼邪煞的镇宅法器。

    当年,光是建造这两头狮子,又请高人开光,就花费了近万两白银!

    而整个郡城当中,能有此气派的,自然也只有一家,那便是祖上做过太守,现今为城隍的楚凤郡望——王家。

    亭台楼阁连绵中,一间书房内还灯火通明。

    王家的家主,名为王肃,此时穿着青袍,带着金冠,三缕长须飘下,甚有威严。

    “父亲大人,孩儿求见!”

    门外,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

    “是昱儿么?进来吧!”

    片刻后,一名身穿锦袍,面如冠玉,目似点漆,神采飞扬的青年就进来,恭敬行礼:“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此是王肃嫡长子,王昱!传闻其母怀胎之时,曾梦双手捧日,因而得名。

    出生之时,更有着异象相随,从此展现出超乎寻常人的能力。

    五岁能解文,七岁能作诗,于道业上更是勇猛精进,将一干嫡庶兄弟全都打压下去,牢牢坐稳了位子。

    在外人看来,王昱自然是集万千恩宠在一身,既有着强势的母族,自身又天赋过人,二十余岁,便英姿焕发,道法上更是入了法师位阶,未来真人有望。

    但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见得王肃,照样大气都不敢喘。

    “父亲,之前云平县之事,乃是下人肆意妄为,我已经狠狠处置了那人!”

    也只有王昱,才知晓自己父亲,这个掌握王家郡望族运,数千人命运集于一手,屹立郡城数十年不倒的男人,到底有着多么恐怖。

    “那人是谁?可打死了?”

    王肃一副字写完,抬头问着,眼光就似大山般压下。

    “孩儿已经重重处置了那人,还请……”

    王昱一咬牙,却是跪下说着,眼睛中,就有着倔强。

    父子两人对视片刻,王肃忽然一笑:“做得好……虽是下人胡作非为,但终究是为了你,自己处置就罢,若是交出来,日后还有谁来为你做事?”

    对于这个儿子,他还是非常满意。

    若吴明在这里,也必然大赞,这话说的在理。

    就好像前世历史上,鸿门宴当中,刘邦先入关中,项羽引兵要打,张良就问刘邦,是谁怂恿入关的,刘邦就说:“鲰生说我曰:‘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故听之。”

    鲰生,就是浅薄小人的意思,还是没交待清楚是谁。

    但到了鸿门宴上,刘邦对项羽道:“……今者有小人之言,令将军与臣有卻……”

    还没有发问,项羽自己就泻底:“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不然,籍何以至此。”

    结果刘邦回去之后,立诛曹无伤!

    差距、对比,就在这里了,因此刘邦击败项羽得天下,绝对不是侥幸。

    治国治家,道理相通。

    王肃见此,就有些高兴,这便是人主的‘器量’!

    “多谢父亲!”

    王昱再拜,心里轻松下来。

    “可惜……吴晴此女,却是天资非凡,居然直接晋升法师,破局而出,还被任命为高功,要来参与这大事……嘿嘿……这云平县的掌院,也是个人物!吾之前小觑他了……”

    王肃就叹道。

    王昱心里有些疑惑,他自然知晓突破法师的艰难,对于吴晴这一介女流,不借助外力就可突破,也是有些佩服,但仅此而已了,却想不到自家父亲居然如此重视,当即就旁敲侧击地问了。

    “你不懂……”

    王肃摇摇头,望着窗外星光,忽然问道:“你可知?为何我们楚凤郡、还有毗邻的南凤郡,名字中都带着凤字?”

    “这个……”

    王昱乃是博学之才,略微一思索,就有了答案:“此皆因为我们两郡中,都出过母仪天下的皇后至尊,凤凰之气隆昌,更有嫔妃,贵人无数……一时传为假话,后来就改名,并称为‘双凤之郡’,在天下也有着薄名……”

    “你史书读得不错!”

    王肃一笑:“但这些……你以为是巧合侥幸?”

    不待王昱发问,就自顾自道:“我家祖上,考察过这两郡的地理,乃是极罕见的‘双凤之格’!坤贵之局!极能滋养女子,因此我们两郡女子之美,都是名闻州里,就是此故了……”

    “而这些女子,也不过是沾惹了一丝凤凰之气的余泽罢了……”

    王肃的面色转为兴奋,带着一丝潮红:“我家祖宗考究天下时运,还有地气龙脉,就知晓天下大变不远……乱世之中,这两郡格局,孕育的凤凰之气也是刚好腾飞,必有贵女降下,并且还是两人……南凤郡中,已经有着武家之女显现,而凤凰双飞,我们郡也必有一女凸显……”

    这话说到这里,王昱再傻也明白了:“原来就是吴晴!”

    “此女小家出身,却能一飞冲天,不是先天秉命大贵,又怎么可能?”

    王肃一笑:“这等凤格之女,对于我家大事,也颇有助益,你可要把握住了!”

    王昱脸色激动,俯首道:“孩儿醒得!”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