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主神崛起 > 第十六章 佃租(求收藏!)
    经过小娘子一番梨花带雨的解说,吴明才总算弄清楚了点状况。

    这事的起因,概括起来便是三个字——‘吃绝户’!

    李秀云父母死绝,家里没有男丁,没有儿子继承家业,那在其它村民眼里,便是绝了后,可以天经地义分肥的存在。

    更不用说,李家还算薄有资产,算上吴明之前扔下的一笔,惦记的人着实不少。

    李小娘子若这么回去,保不住家业还是轻的,人财两失,最后不知道被发卖到哪里去都有可能。

    “那你在这里就没事……哦!”

    吴明拍拍脑袋,终于想起自己也是特权阶层。

    之前打死林奇,出了人命这么大的事,这么多天就没一个衙役敢上门问案的,吴家之嚣张跋扈,可见一斑。

    而李小娘子托庇在吴家之下,更传闻乃是吴少爷的妾侍,就算是半妾半婢,也不是一般村民敢觊觎的。

    “万望明少爷不要赶我走,小女子来世结草衔环,也要报答……”

    李秀云讲完之后,就那么梨花带雨地一跪,搞得吴明颇为尴尬。

    “算了……你爱住多久便住多久吧!”

    吴明挥了挥手,心想吴家家大业大,也不在乎多养一个吃闲饭的。

    倒是这李小娘子长得唇红齿白,眉宇间更有几丝媚态,身段着实不赖,之前那个纨绔子还蛮有眼光的。

    似是看到吴明的目光,李小娘子的脸颊一下羞红,一路直下脖颈。

    按照此时的道理,吴明这个家主对她不论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兼心安理得的,但吴明只是缓缓走过,没有再说什么。

    “不过……也不能全听此女的一面之词,养着当做善事,但还是得派个人看着,若是……”

    背对着吴明的李小娘子没有看到,吴明转过身后,眼眸中闪过的一丝冷光。

    ……

    演武场之上,封寒穿着劲装,面色冷硬:

    “本人所练的,乃是金刚大力鹰爪手!此功流传甚广,派别众多,我所在的乃是‘天鹰’一脉,秘传为‘天鹰十三连击’,练到大成,如飞鹰盘旋,扑击而下,凌厉非常!”

    他说到这里,又伸出了双手:“你来看看我的手!”

    吴明上前,就见封寒双手筋骨虬结,又黑又硬,修长变形,如同鸡爪,不由心里就是一冷:“我不会练到最后,双手也变成这样吧?”

    “哈哈!当然不会!少爷你习练的是上乘内功,由内而外,却是自然而然,少了许多用药水浸泡,捶打双手的弯路!”

    封寒说得唏嘘不已,自从吴明有意无意说要将龟息法与灵龟气功传授他之后,他对于吴明也是再无藏私。

    毕竟,虽然他本人筋脉已定,更改起来费时费事,还事倍功半,但可以福泽子孙,自然丝毫不敢懈怠。

    “金刚大力鹰爪手的窍门本人已经倾囊相授,接下来便是练!苦练!先抓黄沙!再抓石粒!最后抓铁砂!练到大成,手爪可刚可柔,无坚不摧!”

    “遵命!”

    吴明穿着练功夫,英姿勃发,对着面前摆着的一盆黄沙,开始一板一眼地练习起来。

    “飞鹰扑羊!”

    “鹰击长空!”

    ……

    校场之上呼吸隐隐,爪风逼人,看得封寒练练点头:“本以为是个纨绔,却想不到如此有毅力,又有根基……”

    封寒很清楚,有着这样的起点,只要吴明有着自己曾经一半的努力,将来的成就都会远远超出,这便是世界的规则,残酷无比!世家子弟的每一分努力,贫寒家门的士子都必须用十倍、百倍的付出,才能追赶回来!

    他脸色怔怔,似是想到了什么,默然片刻,看了看太阳,又不由道:“够了!明少爷你初学乍练,若不想伤及筋骨,日后畸形,却是可以收手了!”

    “不用!”

    吴明却是挥汗如雨:“我感觉得到……我现在还远远没有到极限!”

    忽然越到校场中间,运爪如风,凌厉逼人,抓住人形木桩的两边,呼吸悠长,鼻腔震动有声,手上发力,一缠一搅:“猛禽撕羊!”

    噼啪!

    两声大响当中,木屑纷飞,傀儡的两条手臂竟然就直接被吴明掰断下来。

    “这……这……金刚大力鹰爪手小成!还有这呼吸……”

    封寒上前,见到吴明白皙若玉,没有一丝老茧,仿佛最为保养得宜的富家弟子一般的双手,脸上露出震惊不已之色。

    如何不知此时吴明的一双手掌却是以上乘内功保养,毫发无伤,内敛非常,一发之下却又有鬼神之力,沛然难挡!

    这本是他追寻的极高境界,却在吴明身上轻轻松松地达到了。

    如此鲜明的对比,实在令他有些心灰意冷,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龟息入定!气脉悠长……少爷你居然已经将灵龟养气功练到了登堂入室的化境!当真不可思议!”

    封寒目中异彩连连:“此功生机勃发,善于养生,与凶残凌厉的鹰爪手倒是绝配!用来温养双手,绝无伤残之虞……恭喜明少爷,先天可期!”

    实际上,在吴明领悟灵龟养气功之后,便知道自身进阶先天,再无障碍。

    武者真气境乃是化生真气,先天境不过将真气填充全身,温养本源,回返先天的过程。

    此时吴明能将真气运转到双手,调养筋骨,显然已经走出了极为关键的一步!

    “先天之后,便是外罡!能将先天真气外放三寸,隔空伤人,无坚不摧!外罡之后便是内罡,罡气遍布全身,乃至内脏骨骼,内外凝练一片,如同钢板一般!如此武者,放在军中,便是妥妥的百人敌!白身都可立晋从九品,武职信手拈来!可惜……”

    封寒叹息一声。

    他自己也是这等境界,得个官身不难,但再想往后,晋升八品、七品,却是难如登天!

    毕竟,除了家世之外,此等武将,对于兵法谋略要求也是极高,他一个寒门子,能练到如此武功已是侥幸,哪里还有时间去研读兵法?再加上没有根基,简直是出头无路。

    这种人,若无门路,充其量也就是一辈子的副手,或者高门豪官、世家大族豢养的打手之流。

    “若有保举机会,吴明必然不会忘了封师父!”

    吴明承诺下来,与封寒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

    夏去秋来,不知不觉间,月余的时光便悄然流逝。

    在此期间,吴明一直安心地待在坞堡之内当土鳖,每日练功不缀,顺带小心翼翼地向外界伸出触角,摸索天下、地区局势。

    而这几月下来,他的武功、见识都是大有进步。

    首先,便是彻底将纨绔子的记忆整理并消化,自信面对任何人都不会露出破绽。

    然后,武功方面,业已到了真气境巅峰,将真气储蓄满全身经脉,穴窍,丹田,只要一个契机便可大成,后天返先天!

    除此之外,一双金刚大力鹰爪手的功夫也是炉火纯青,令封寒连连感叹,说是除了临敌经验,机变之道外,已经教无可教了。

    秋收冬藏!

    对于任何一个农民来说,秋天都是一年的重中之重,甚至与一家生计息息相关。

    古代农业国的收成,更是牵连国运,重大无比。

    到了这个季节,作为吴家明面上的话事人,吴明也不能闲着,每天都得下乡巡视,至少是做个样子。

    毕竟,这坞堡周围,甚至附近几个乡村的上好肥田,都是姓‘吴’,农民也大半是吴家的佃户。

    虽然底下事都有吴管家等一干狗腿子搞定,但吴明也不能不出面的。

    “嗯!今年收成不错啊!”

    吴明负着双手,走在田垄上,见着累累的粟,麦等谷物,不由道。

    按照他的推算,这一亩下来,收成大概在一石到两石左右,与前世一比相当悲催,但在时人看来却是不错的年景了。

    “这都是托东家的福!”

    在吴明旁边,还有一名躬着背,身躯精干结实,双手干裂粗糙,眼中却又有着山民式狡猾光芒的老农搓着手笑道。

    “还是你老孙头这庄头做得好!”吴明笑了笑,看着老孙头:“还有什么,说吧……”

    “东家啊……今年年景虽好,但去年大旱,乡亲们冬食都没有着落,今年庄上又死了一头牛,开挖水渠用的全是人,费了不少功夫……”

    老孙头说着,差点都眼泪汪汪了:“今年的佃租?”

    “呵呵……罢了!就按往常来吧!”

    吴明盯着老孙头半天,笑而不语,直到对方额头渗出一层细密冷汗的时候,才一笑道。

    “多谢东家!多谢东家!”

    老孙头感激涕零,如释重负,看他模样,都差点给吴明跪下了,又挤出笑脸:“东家稍作歇息,晌午的饭食已经在准备了,昨夜就开始炖的老母鸡,还有刚刚从山上打来的野味,乡下东西,尝尝鲜……”

    吴明有一搭没一搭地哼哈着,内心却是隐隐有些悲哀。

    往年的惯例,便是一半,足足五成!相当于这些农户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有半年都在白做。

    但即使如此,作为吴家佃户,官府的摊派、赋税却是免了,居然还是了不得的‘德政’!心甘情愿,欢天喜地地被剥削!

    “这就叫运气,否则穿过来变成最底层,衣食无着,那才是思之不寒而栗!”

    吴明一阵毛骨悚然。八一中文网启用新网址Www.81xsw.Com